中国第一作文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封面人物2018年5月总第141期:青年作家曹伟

2018-5-18 16:24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23| 评论: 0|原作者: 隆仪|来自: 中国第一作文网

摘要: 【人物介绍】曹伟,男,1983年7月出生于贵阳清镇。系中华少年作家学会(CYWA)会员、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清镇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、贵阳市乌当区作家协会副主席、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、秋千网(qiuq.net)签约作家、中 ...
学作文,就上新阳光作文!

【人物介绍】

曹伟,男,1983年7月出生于贵阳清镇。系中华少年作家学会(CYWA)会员、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清镇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、贵阳市乌当区作家协会副主席、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、秋千网(qiuq.net)签约作家、中访在线(chinafangtan.com)编委。擅长小说创作。在《写作》(武汉大学)等多家期刊公开发表作品。有作品《火焰之纹章》《火焰之纹章-失落的时代》《绝世大坏蛋》《无敌硬汉》等问世。于2015年5月、2018年5月荣登“封面人物”(中华少年作家编辑部主办),近100家媒体报道,引起热议。公开出版《三国猛将赵云传》。个人资料及照片被中华少年作家官网有名正式收录。


【今日风采】

封面人物2018年5月总第141期:青年作家曹伟


闲暇之余,青年作家曹伟常常溢情于山水间



青年作家曹伟并非专事创作,平时工作在银行


【最新作品】

男儿有泪

曹伟

平凡与辉煌之间其实仅有一小步,有时候只需要你迈出这一步,你就是最棒的士兵。新年过后,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某机动师新兵训练教导大队,新兵下连队工作正开展得如火如荼。

新兵中有个人物,新训队中没人不知道他,据说他各项科目都徘徊在及格与不及格之间,不论是新训班长,还是连排长,若是提起此人的名字,都会将头摇得似鼓浪般,说出“烂泥扶不上墙”这几个字。他,就是马黎。一个刚入伍的小新兵。

其实在马黎原本,也不是这样的烂泥,他的内心深处也是有梦想的。去年,因为一部电视剧《我是特种兵》,让他浑身充满热血,那种对军营的向往使他毅然报名参军。如果照他那时的话说,当上特种兵,屌丝变猛男,那感觉真好!可惜现实中,特种兵注定与他无缘,就算普通的基层连队,对他也是退避三舍。终于,他被教导队像扔皮球般硬是砸给了一支队直属机动大队。

机动大队是一支队最优秀的队伍,由两个连队组成,大概是领导对马黎寄予厚望,他有幸被分配到一中队一班,这是一支队的尖刀班,因此,军事训练也是全支队有名的残酷。所以,被誉为“吃啥啥不剩,干啥啥不行”的马黎,自然成为中队的拖油瓶,对这个烫手山芋,中队长灵机一动,安排他一个好去处。

粽子山,因为其形状长得像粽子而得名,以前支队的后勤基地便在山中,后来搬走了,只留下一些破旧的设备。据说这些设备都是当年越战留下的,师长舍不得丢了,便安排士兵在这里看管。对马黎而言,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,起码不必参加军事考核。

以后每日清晨,李治国便会与小虎带着马黎去巡逻,熟悉下地形,其实所谓的巡逻,无非就是顺着山路绕后勤基地,看看那些破旧的设备。这日巡逻归途,天空湛蓝,春风荡漾,李治国就和马黎找块草地坐下歇脚,小虎乖巧地蹲坐在李治国身旁,马黎很喜欢小虎:“小虎是班长一手养大的吗?”

李治国抚摸着着小虎的大头,笑着说:“这是支队见我一个人无聊,专门从军犬队给我挑选来的,它已经陪我好几年了。”

“要是也给我配一条军犬,该有多好!”马黎的话语带有一丝期待。

李治国“哈哈”大笑:“不用羡慕,马上我就要转业了,到时候小虎就要拜托你照顾了。”

马黎愣了一下:“班长走了,这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?”

“不!还有你和小虎。”

李治国苦笑着,没再说什么,服从命令是每个军人的天职,他知道,自己不能晋级到四期,也是部队发展的需要,当他接到转业命令时,这个朴实的老兵,没有丝毫怨言,他之所以还没有走,就是为了带马黎熟悉一下环境后,再将这片山水托付给他。

时光荏苒,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终于,离别的时间悄然而至。这个清晨,雾气很低,很大,就和马黎的心一样阴沉。支队派来的越野车早就停在基地门口,小虎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蹲在李治国床前“呜呜”低吟。李治国收拾好私人物品,在老旧的容镜前,扣上了最后一颗领扣,马黎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将李治国的军帽递给他。

李治国也没有说话,接过军帽,郑重地戴在头上,然后蹲下身去抚摸小虎柔顺的毛,门外的汽车发出一声鸣笛,在大山中来回传荡。

轻轻拍拍小虎的大脑袋,李治国猛地立起身,对马黎说:“好好照顾好。”说完,伸手去提他唯一的行李。一个只装了两件军装和一床洗得发白的床单的制式包,这是他全部的家当。

小虎猛地跳上床,抢先一步,一口叼住制式包,张腿跃下,跟在李治国身后,一步步走出大门,马黎也跟在这一人一狗后面,司机打开后备箱,帮李治国放置行李,小虎叼着制式包,静静地坐在车旁,李治国伸手想拿包,小虎紧紧地咬着包带,就是不松口,李治国蹲下身子,抚摸着小虎:“小虎乖,我们都是当兵的,我也得服从命令不是?”但是任他怎么说,小虎就是不松口,李治国上了脾气,起身解下武装带,吓得小虎松了口,跑到一边“呜呜”低鸣。李治国再看它一眼,向马黎挥挥手,然后猛地钻进汽车后排。

“李班长还要多看看这里不?”司机问道。

李治国面无表情:“不用了,我们走吧!”

小虎见李治国坐上车,站起身,双爪搭在车窗上,不停地大吠,声音带着多少悲切。

“李班长,是不是再多待会?”司机回过头又问道。

“走!”李治国猛地闭上眼睛,大吼。

司机被他狰狞的面容吓到了,急忙点点头,驾驶着越野车,缓缓驶出。

小虎见状,猛地迈开四腿,跟在车后,拼命地追赶,吼叫,它仿佛知道,这个与它生活多年的老兵,这一去,就不再归来了,它要奔跑,用尽全力,去追回他,去追回它的战友。

营门前,马黎站得笔直,“啪!”他对着逐渐驶离的汽车,重重地敬了个标准的军礼。

司机从后视镜见到了追来的小虎,忙询问李治国是否停车?李治国只是摇摇头,仰头闭眼,随着小虎的吠声越来越远,他的眼泪也越来越多,直到听不到任何声音,他猛地转过头,从后窗看到远处芝麻大的黑点,李治国抱住前排座椅靠背,终于发泄出来,他放声大哭,泪流满面。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。李治国走了,只留下了一人一狗的思念。

小虎累了,它终于跑不动了,似乎也明白一切都是徒劳,最后,只有趴在山路上,遥望着远去的汽车,“呜呜”地悲鸣。

马黎坐在大门等候了很久,才看到小虎垂头丧气地回来,它似乎没有精神,靠在马黎身上,马黎轻轻搂住它的大头,心中默默地说:“李班长,你放心,我一定会照顾好它的。”

时间飞快,转眼间三个月就这么过去了,马黎已经适应了这种寂寞的生活,三个月里,除了补给车来了三次,他就再也没见过其他人。三个月的时间已经抚慰了小虎,虽然它还是会傻傻地蹲坐在大门,望着山路的尽头。只要马黎唤它,小虎就会跟着马黎,踏上巡逻的路,一人一狗,无论风吹雨打,总是形影不离。

这日,巡逻完了,马黎坐在草坪上,小虎靠在他大腿上,悠闲地享受着温暖的阳光,马黎从兜里掏出一封信,信纸是粉红色的,还散发着一股幽香。马黎津津有味地读着上面的文字,这可是家乡那个让他日思梦想的女孩写来的信。小虎闻到香味,趴在马黎的背上,虽然不知道马黎为什么那么兴奋,但它对香味很感兴趣,只顾着拿舌头去舔。

“小虎,这不是吃的。乖乖坐着,我念给你听。”

马黎哈哈大笑,一把将小虎拉下来,现在,他体会到李治国与小虎的感情,已经超越了物类的隔阂,这是一种信赖,也是战友之情,马黎愿意小虎与他一同分享喜悦……

每到夜晚,马黎总会带着小虎在屋门仰望苍穹,繁星点点,任凭山风刮过脸庞,他喜欢这种凉爽,寂静的山中,除了夜虫的鸣叫、树叶被风刮起,再也没有别的声音。马黎想起了家乡的亲人。小虎扭着头,靠在马黎身上,它是否也在思想曾经的主人?

入夏。天就像漏了,一连几日大雨倾盆,马黎与小虎坐屋内,在没有任何现代化娱乐设备的营房内。

他俩只能静静地看着从天而降的雨水,马黎无聊的伸个懒腰,轻抚着小虎的头:“今天雨还是这么大,看来补给车又不能来了。”每个月,最让他期待的就是补给车来,最起码能与司机说几句话。

小虎抬起头,张嘴去叼马黎的手,马黎缩回手,又搂着它的大头,边翻看着毛发,边笑:“这几天没带你洗澡,都快长虱子了。”

小虎低吼两声,算是抗议。一人一狗,就这样度过……一个漫长的雨季……

转眼间,冬季来临,北风带来了冬之精灵,漫天大雪飞舞,山谷银装素裹。此时的马黎已换上绿色的军大衣,走在白雪覆盖的山道上,他常对小虎说,“这个时间啊,过得飞快,不过不管它有多快,都被我俩踩在脚下了。”其实他也知道小虎肯定听不懂自己说的是什么,不过他就是想给它说。而小虎,总是傻乎乎地望着马黎,永远充当着忠实听众的角色。

刚回到营房,补给车已经到了,这次多送了一件红烧肉罐头,车子要走时,马黎笑嘻嘻地对司机说:“咋了?改善伙食了?”

司机从车里探出头,笑着:“老兵,明天过年了,所以支队安排多给你送了一件红烧肉罐头,我提前祝你新年快乐啦!”

马黎笑嘻嘻地说:“有狗粮吗?”说完,指了指蹲在一旁正伸着舌头,哈着热气的小虎。

司机愣了愣,看着小虎憨态可掬的样子,也笑着:“我们倒是真把它给忘了,连里没有狗粮,回去叫炊事班准备些骨头放冰箱,下次给你送来。”说完,就要发动汽车。

马黎一把拉开车门,满脸堆笑:“这不是要过年嘛,反正开车下山也就半个多小时,麻烦班长帮个忙,保证就这一次。”他边说,边从怀里掏出一百块钱塞进车里。

司机诧异地看着马黎,接过钱,问:“义务兵一个月也就几十块的津贴吧,你倒是舍得啊!拿来买狗粮?”

马黎点点头:“为了我的战友也过个好年,开个荤。”

“战友?”司机显然有些疑惑。

马黎指指小虎:“它不就是我的战友吗?”

司机愣了愣,面上露出一丝敬意,他将钱还给马黎,二话不说,驾车到山下小镇。

买了两包狗粮,送上山来。临走时,司机执意不收钱。

目送着汽车离去,马黎抓抓自己脑门,自言自语:“这山上的日子,还真是不知不觉。”

回到屋里,小虎围着狗粮转圈,不时抬头瞧着马黎叫唤几声。

马黎打开一包狗粮,小虎张嘴就衔到一旁。马黎又打开一罐罐头,准备用筷子扒一些到狗碗里,小虎趁马黎将罐头放在凳子上,去找筷子的空当,含住罐头盒,一溜烟躲到墙角,混着狗粮吃得津津有味,马黎拿着筷子回来,见罐头被小虎含走了,哭笑不得:“这死狗,都成精了!”

小虎边吃边斜眼去望马黎,像是生怕他来抢到口的美食。

第二日新年,大雪仍然纷纷扬扬,马黎裹着大衣,坐在电话前,给家人打去祝福的电话后,就带着小虎在门外堆雪人,又将军帽戴在雪人头上,他一脸正色地对雪人敬了个礼,然后对小虎说:“这是咱李大班长,你还不过来敬过礼?”

小虎哈着热气,围着雪人嗅来嗅去,似乎很感兴趣。

马黎哈哈大笑,一屁股坐在雪地里,默念:“班长,你是否会想起我们?”

夜晚是寂寞的,大山也是寂寞的,空荡荡的军营更是寂寞的,面对寂寞,马黎不得不想起家乡鞭炮齐鸣的年,慈祥的父母,还有心中那个美丽女孩,一切的思念,他只能向小虎倾诉,说过去,讲未来。

冬去春来,夏过秋至,马黎每日带着小虎巡逻,他们的足迹已经踏满了整条山路,每一颗花草都是他们的见证。没事时,马黎总喜欢搂着小虎,抚摸它柔顺的毛发,掏出珍藏在怀中的情书,一遍又一遍地大声念着,诉说着象牙塔里的一切。后来,来信越来越少,终于有一天,马黎兴高采烈地拆开信。这次他却仅仅念了一半就停止了,他的表情也显得颓废,信被他揉成一团,丢在地上,小虎追上去,用嘴衔了回来,放在马黎脚下。

“别给我捡回来了。”马黎咆哮着,竭尽全力,又将纸团死力扔下山坡,小虎又追过去,衔回来,放在他脚下。

“我靠!”他愤怒地将信,撕得粉碎,在扔出的那刻,小虎天真得看着破碎的纸片随着山风飘荡,仿若蝴蝶,翩翩起舞。

后来,马黎再也没有给小虎念过信,也没有再提过那个女孩,但是那天他却在日记中写到:爱情对于士兵是种奢望,但是士兵对于祖国却是责任。

于是,生活还在继续,一人一狗,沿着山道,又走到落叶漫天的日子,金黄的树叶纷纷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,铺满了整条山路,马黎向往常一样,带着小虎巡逻,他们的脚踏在树叶上,发出刷刷的声响,回到营地,一辆军牌越野车停在门外,马黎认得这车,当时送他来的也是这车。

“辛苦了,马黎同志。”这时车中走下一名中尉,他笑吟吟地看着马黎,马黎认得他是一中队指导员刘泽明。

“刘指导员好。”马黎忙立正敬礼,中尉还礼后,跟着马黎走进营房,问道:“这两年在山上还习惯吧?”

马黎给他倒上一杯热水:“还行,每天巡视设备,也没有什么事。”

刘指导员点点头,接过水:“我这次来,一是看看你,二是带来一条命令。”

马黎疑惑地看着刘泽明,小虎老实地坐在他身旁。

“这是你的退伍通知,连队的其他同志昨天就下发了,只是你这远,所以今天我特意过来一趟,如果你有什么意见,可以跟我提。”刘泽明从上衣兜中掏出一张红头文件,递给马黎。

马黎愣了愣,伸手接过文件,他看也没有看,就放在一旁:“时间过得好快,转眼间,我也到退伍的时间了!”他回头看看身旁的小虎,又问:“我,可以转士官吗?我想继续留在这里。”

刘泽明摇摇头,遗憾地说:“我们也知道,这两年你一个人守着这么大一个基地,辛苦了。但是部队要发展,士官的名额有限,机会都留给军事素质非常突出的战士,我想你能理解?”

“理解……我能理解……”

马黎低着头,紧紧将小虎搂在怀中,小虎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,只是抬头去舔马黎。

刘泽明叹口气,拍拍他的肩膀,安慰道:“你是个好兵,组织相信你重返家乡后,也能有番作为。好好收拾下,明天中队派车来接你。我就先回去了,部队事情还多。”

马黎点了点头,起身将刘泽明送出营门,等车子走远了,马黎方才抱头蹲在门槛上,小虎似乎觉察到了什么,静静地靠在他身旁。

一夜未眠,马黎早早就开始收拾行李,将被子叠成豆腐,方方正正,用背包绳绑了,其实除了两套军装,一套被子,他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带走的,只是那块破旧的容镜,他擦了一遍又一遍,总觉得擦不干净。

天,已亮了。人,该走了。

他又给小虎开了一罐红烧肉,都说动物有很强的预感,小虎没有动口,只是夹着尾巴,趴在马黎脚边,一直傻傻地望着马黎,马黎蹲下身,亲昵地拍拍它的头,它也伸出舌头去舔他的手,一人一狗,就这样耗着时间。

门外传来汽车的声音,马黎猛地将小虎搂在怀中,头埋在它身上,放声大哭。

小虎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伤心,只是伸出舌头去舔他脸上的泪水。

一会,门外响起喇叭的声音,马黎松开小虎,从床上抓起背包,将军帽狠狠地盖在头顶,转身就走。当他打开大门时,刘指导员带着一名士官早已站在门外等候,刘泽明介绍说:“这是暂时代替你的同志,收拾好了,我们就走吧。”

马黎压低了帽檐,将一双红肿的眼睛藏在了帽檐下,指着小虎,对这名士官说:“它叫小虎,也是你的战友,希望你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它。班长,麻烦你了……”说完,头也不回地钻上汽车,他知道,自己不能回头。

小虎追过来,它再次爬在车窗上,疯狂大吠,就像李班长离去时那样。

此刻,马黎强压住心中的悲伤,这是一种别离的疼痛。

刘泽明叹口气,对司机说:“走吧!晚了赶不及火车。”

司机点点头,发动汽车,朝山下驶去,行走两公里左右,司机突然指着后视镜,对刘泽明说:“指导员,你看那条军犬,还在我们后面。”

闻言,马黎回头看到小虎在车后追赶,他猛地对司机大吼道:“停车,快停车!”

司机瞧了一眼刘泽明,不知道停还是不停。此刻的刘泽明感到眼角有些湿润,他大声吼道:“看我干嘛?还不快把车停下。”

急忙一脚刹停车。马黎迫不及待地钻出车门,向小虎迎去。

小虎猛地扑向马黎,一人一狗,紧紧抱成一团……



【梦想成真】

像赵云一样

曹伟

作品《三国猛将赵云传》中,赵云的形象,取材于陈寿的历史著作《三国志》和罗贯中的章回小说《三国演义》。赵云作为此部作品的主人公,相对于《三国演义》等书将赵云摆上了完美的神坛而言,我更多的是还原赵云作为一个人所必须经历的成长,和因为环境而自我树立的人生观与价值观。

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榜样,找准了榜样就能找到做人做事的基本原则。首先《三国猛将赵云传》不是史实,是一本具有励志和正能量情节的小说。曾经有读者问我,“曹老师,你写这本书的目的是什么?”

其实我在写这本书时,是想通过弘扬传统美德,以另外一种形式来引导读者(特别是青少年读者)能够分辨是非观和善恶观,懂得尊老爱幼,孝敬父母,忠于祖国,培养他们百折不挠,锐意进取的精神。同时告诉他们,“时代并没有遗忘英雄,而英雄将永远存在我们的心里,只要你坚持信念,就是英雄。”

人无完人,我的《三国猛将赵云传》也一样,并不完美。但是我相信凡是读过的人一定会心生感触,一定会回味赵云在长坂坡七进七出,誓死不降的豪迈,赵云对待父母的孝顺,对待家人的温柔,感受他对百姓的热爱。在此,希望我的每一位读者,都能像赵云一样,堂堂正正,顶天立地。

(图片来源:中华少年作家网)




下一篇:封面人物2018年5月总第142期:作文之新易冰旭

上一篇:封面人物2018年5月总第140期:少年作家唐宇佳


鲜花赞美

赞同握手

有点雷人

路过不懂

不甚同意

鸡蛋鄙视

惊讶不已

最新评论

相关文章

关闭

最新活动上一条 /2 下一条

QQ|申请友链|阳光教育|关于新阳光作文|手机版|中国第一作文网 ( 鄂ICP备09021350号 )  

GMT+8, 2018-10-22 05:11 , Processed in 0.414597 second(s), 34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1996-2017 阳光教育

返回顶部